2020香港单双王

新疆博尔塔拉军分区玉科克边防连:一座白石山 一群戍边人

时间:2022-08-16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一片荒芜的土黄色调之中,阿拉套山葱郁的绿色折叠出层层褶皱。在这条坐落于新疆北部的山脉中间,隐藏着一个小小的点——

  玉科克,在蒙语中意为“白色的石头”。一年中有二分之一的时间,连队周围的群山都被皑皑白雪覆盖。玉科克边防连犹如一座孤岛,圈出了一段远离喧嚣、坚守孤寂的岁月。

  玉科克边防连四周,漫山的樟子松笔直苍翠,顶着凛冽的风雪,矗立在祖国西北的边防线上。连队官兵的身影,仿佛群山之间挺拔屹立的松树:为了守卫脚下的土地,他们用自己的身躯,为祖国和人民抵挡风雪。

  深夜,寒风刺骨,暴雨来袭。连长路鑫的对讲机中,传来监控值班员裴豫超焦急的报告。

  正准备休息的路鑫赶忙向官兵发出紧急信号。他大步跨出房门,边穿衣服边组织官兵拿器材。

  营房西侧,那座储存着山涧流水的水窖,存放着连队官兵的生活用水。如果水窖被堵塞,全连吃水就成了问题。

  爬过一个大坡,来不及喘息,路鑫率先跳入湍急的河水。他迈着大步冲向水窖,突然,脚底一滑,摔倒在冰凉刺骨的水中。

  路鑫的左手被尖石划破,鲜血直流。他顾不上看一眼,爬起来甩了甩左手,接着向前跑去。

  凌晨4时37分,水窖终于抢修完毕。路鑫回到宿舍,脱下了湿透的外套,把冻僵的双手放在暖气片上,跺着双脚取暖。

  “我在这大山中待了11年。”大山里的日子寂寥又单调,路鑫经常感慨时间飞快。那些或平淡或惊险的巡逻路,占据了路鑫这段戍边岁月最重要的部分。

  第一次乘马执勤,“马在前面跑,人在后面追”;一次勘界途中,他险些掉入百米悬崖,幸亏抓住了一棵骆驼刺。“当时感觉自己就要‘牺牲’了,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。”路鑫说。

  连队里,日常运转事无巨细。时间越长,路鑫愈发感到人的重要:“连队虽小,功能齐全,没有一个人是多余的。”寂静辽阔的群山,恶劣艰苦的环境,让连队官兵“被迫”掌握了许多必要的生活技能。

  漫长冬日,天寒地冻,山涧里的河水边流边结冰。司炉工谭健每天都要拿着十字镐去给水流砸出一条通道。

  因为饮用的泉水水质偏硬,为了保障水电无法规律睡眠,年仅23岁的谭健早早谢了顶。来连队干活的工人,常常会亲切地叫他一声“秃电工”。

  谭健总是微微一笑,不把这些放在心上。他一次次拒绝了连队调换岗位的建议,只闷头干着自己的工作。

  一天夜里,室内训练场暖气管突然爆裂。此时,室外是零下30摄氏度的严寒。哨兵赶忙去叫正在熟睡的谭健。

  扳手、螺丝刀敲在铁管上,乒乒乓乓地奏起乐来。管道水肆意喷洒,溅湿了谭健全身。一番埋头修理,暖气得以恢复。

  从室内训练场返回连队,短短几十米,谭健身上温热的暖气水就变得透心凉。回到宿舍,他把湿漉漉的衣裤搭在暖气片上,重新躺进被窝。

  上等兵谢增坪来到连队快两年,是谭健的“大徒弟”。距离服役期满还有两个月,谢增坪就提交了留队申请。

  两年前的一次山洪,要不是战友拉住谢增坪,他差点被洪水冲走。两年后,他希望成为连队的水电工。

  私底下见到新兵班长,黄洋说得最多的就是:“班长,带我去玉科克吧,我想听那头牛的故事。”

  从连队营区向大山里深入,有一座边防哨所——玉科克瞭望哨。它耸立在高高的山顶,四周沟壑纵横、森林茂密。从连队到哨所,直线公里的山路。

  说是山路,其实根本没有路。茂林荒野里山挨着山、树挨着树,连羊肠小道都没有。要想去哨所,只能沿着相对平缓的山坡,一步步往上爬。

  20世纪70年代,瞭望哨的物资全靠人力搬运,来回一趟就要一天。后来,一头名叫“阿黑”的牛来到连队,担负起往瞭望哨运送物资的任务。这一运,就是风雨无阻的17年。

  1993年,“阿黑”无疾而终,永远离开了连队官兵。这位任劳任怨的伙伴一生共跋涉3万里,运送物资约200吨,将忠诚的生命永远留在边防一线。

  今天,哨所前已经修好了车辆可以通行的巡逻路。但重走“阿黑”路,仍然是连队每一名新兵下连时的必修课。

  负重30公斤,在坡陡近70度、乱石纵横的石崖子,黄洋喘着粗气往地上一坐,身子斜瘫在背囊上。他嘴里反复嘟囔:“下辈子,我再也不当兵了。”

  李晓鹏深知,黄洋从小家境优渥、娇生惯养,遇到困难爱“撂挑子”,但他嘴上硬,心里也不服输。李晓鹏拍了拍黄洋,淡淡地说了句:“站起来,跟我走!”

  黄洋心中不痛快,但还是蹲下身背起背囊,继续往前走。他心里也有些打鼓:“班长绝不会不管我,可我一个人落在后面,万一碰上野猪、狼群,还真对付不了。”

  海拔越来越高,温度越来越低,新兵们腿上如灌了铅一般步履蹒跚。突然,列兵衣力尔江好像看到了目的地,大声喊着“兄弟们,加油”,说着便一口气向前冲去。

 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落在山脚,遥远的山峰映出一片红,边陲小城渐次亮起霓虹,脚下的花草随着清风自由摆动。

  眼前的风景如此醉人。踉踉跄跄间,黄洋最后一个追上来,来不及调整,就拉着李晓鹏问个不停:

  暮色渐临,山间鼓起了寒风。新兵们坐在背囊上,自觉排成一排,安静地眺望辽阔的远方。此时此刻,不知他们是想起了远方的父母,还是心爱的姑娘?

  时光仿佛在这里交汇。“阿黑”第一回运物资上山时,战士们高兴地把它围了一圈,有人卸物资,有人给它喂水喂草。

  周末休息,吴铭伟去室外晾衣服。硬邦邦的迷彩服整齐地挂在晾衣架上,一阵风吹过,一件迷彩服从衣架落下,直直地竖立在地面。吴铭伟好奇地摸了摸,蹲在地上笑了起来。

  “妈妈你看,我们这里的裤子能自己‘站’起来!”他把这个画面拍成视频,分享给了远在广东老家的母亲。

  下午1点多,太阳才舍得把冬日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营区。大地还没暖起来,寒冷的夜晚又将来临。

  岗亭上朔风凛冽,哨兵们厚重的棉衣,抵挡不住来自西伯利亚的寒冷空气。“大山里的冬夜,比想象中要冷得多。”望着漫天繁星,中士万伟忍不住感慨。

  5年前的一个雪夜,万伟奉命执行潜伏任务。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洒落,他和战友就像一群随时准备扑杀猎物的雪豹,隐藏在银白覆盖的山林之间。万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边,战友们没人敢大声呼一口气。

  这次任务持续了3个小时。结束时,万伟的身体早已冻僵。他想要站起来,双腿却不受控制,只能像只青蛙一样,原地划了几圈手脚,慢慢地起身。战友们看着彼此满脸的冰碴,互相拍下身上的积雪,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  入伍以前,万伟打过许多份工。但持枪站岗、守卫边防,一直是他心中“最帅的事”。

  当看到电视上边防官兵挺拔屹立于昆仑之巅,万伟的目光牢牢注视着祖国疆界,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:“当时就想,我要参军,我要去边防。”

  “边防无小事,守卫祖国边防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”入伍之后,万伟再没有在冬天回到过家乡重庆。不是不想家,而是因为在许许多多连队官兵心里:万家灯火璀璨,胜过一家团圆。

  一个平常的冬夜,星星落满天穹,中士常超普不敢睡熟。他要值的第二班哨,正值夜晚最困倦的时刻。

  宿舍门被推开,常超普立即坐了起来。站上一班哨的战友看了他一眼,关门离去。常超普利落地穿上军装,整理好装具,对着军容镜拽了拽衣角,向着哨位大步走去。

  站了一阵子,常超普忍不住原地踏了踏步,缓解身上的疼痛。静脉曲张、腰肌劳损,是边防官兵常患的疾病,常超普也不例外。“久站就疼,去了几次医院,看了好,好了犯。”他说。

  “我是连队的一员,站岗执勤,天经地义。如果连哨都站不了,我当兵就失去了意义。”常超普心里明白,哨位就在那儿,他少站一次,战友们就要多站一回。“我不想让别人替自己承担责任。”

  那天,常超普发高烧。在他起来准备上哨时,同班的3名战友早已起床,拽着站哨时要穿的羊皮大衣“抢”了起来。

  在玉科克边防连,上级机关尽最大努力让更多官兵从繁杂事务中解放出来,担负执勤任务。暖气全部换成电锅炉,司炉工不再需要一夜四五次起床加煤;温室大棚自动化,养殖员不再为挑水烦恼;二线监控实现全覆盖,边情动态一览无余……

  准备打仗,不只是一句简单的口号。新的时代要求每一名边防战士走上哨位时,都能保持冲锋的姿态。

  选择了边关,就是选择坚守。从玉科克边防连走出的每一名官兵,因为在青春上刻下边防的印记,人生也拥有了别样的精彩。

  退伍老兵薛雷兵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给连队打个电话。“真怀念在玉科克的日子。当兵,我一辈子不后悔。”他常常这样说。

  人均负重35公斤,攀登9处70度的悬崖,跨过30余道山梁,蹚过5条急流……这些数字,是当年无人区首次勘界的纪录。薛雷兵,正是勘界分队的队员之一。

  薛雷兵是军犬引导员,要走在队伍的最前面。由于地形复杂,再加上天气忽变,勘界分队在荒野里迷了路。战友们面面相觑:如果时间耽搁,补给就成问题;可万一走错路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一筹莫展之际,薛雷兵站了出来。“我带军犬打头阵,大家放心,绝对没问题。”他说。

  其实,薛雷兵心里也没底,但这件事本就是他的职责,他必须上。前方,尽是利石满布的石滩,薛雷兵顾不得腿上的阵阵疼痛,拿着地图一边对照,一边带队向前。

  经过两小时跋涉,队员们终于走出困境,到达界标。军犬凯迪由于长时间行走,四只爪子全被磨破,鲜血一滴滴地流。薛雷兵瘫坐在地上,望着开胶的陆战靴,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  距薛雷兵离开连队,已过去5年。如今,连队原先的巡逻路已经修好通车,官兵勘界再不需要花上几天几夜。

  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下午,战友们围着他坐成一圈,弹着吉他唱着歌。薛雷兵在自己最爱的军营里许下了一个生日愿望。清风徐来,歌声飘进每个人的心房……

  谁不知晓边关苦。2021年,连队老兵面临复退,三分之二的人选择留队。戍守边防,许多人把根留在了这里。大家都说:“玉科克是自己的另一个家,谁会轻易离开自己的家?”

  柳,就是“留”。即使人离开,也会有亲手种下的树木矗立在这里,替自己守卫边防。官兵们精心为自己的树苗挑选位置,挖好树坑,仔细浇水,并用油漆写上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树长,我也长。等树长大了,我就退伍了。”无论多忙,列兵杨文博每天都要去给自己的柳树浇水。他说,看到了树,就好像看到正在成长的自己。

  来到玉科克,杨文博见到了温暖繁华的家乡所没有的景象:雪山、冰湖、旷野……来这里之前,家人只想让他来体验两年生活就走;来这里之后,他对着大山高声地呐喊:“我想留在这里!”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